English | About Us | 网站导航
  • The Modern Chinese Family: In Light of Economic and Legal History

    黄宗智 2011年09月08日
    Most social science theory and the currently powerful Chinese ideology of modernizationism assume that, with modern development, family-based peasant farm production will disappear, to be replaced by individuated industrial workers and the three-generation family by the nuclear family. The actual record of China’s economic history, however, shows the powerful persistence of the small family farm, as well as of the three-generation family down to this day, even as China’s GDP becomes the second largest in the world. China’s legal system, similarly, encompasses a vast informal sphere, in which familial principles operate more than individualist ones. And, in between the informal-familial and the formal-individualist, there is an enormous intermediate sphere in which the two tendencies are engaged in a continual tug of war. The economic behavior of the Chinese family unit reveals great contrasts with what is assumed by conventional economics. It has a different attitude toward labor from that of both the individual worker and the capitalist firm. It also has a different structural composition, and a different attitude toward investment, children’s education, and marriage. Proper attention to how Chinese modernity differs socially, economically, and legally from the modern West points to the need for a different kind of social science; it also lends social–economic substance to claims for a modern Chinese culture different from the modern West’s.
  • 中国的现代家庭:来自经济史和法律史的视角

    黄宗智 2011年06月14日
    主要社会科学理论以及中国当前的现代化主义意识形态认为,伴随现代经济发展,以家庭为主要单位的小农生产将被个体的产业工人所取代,其三代家庭也将会被核心家庭所取代。但中国经济史的实际却显示,即便是在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已经达到世界第二位的今天,小农家庭农场,以及其三代家庭,仍然顽强持续。当前的中国法律体系在实践层面上也同样展示一个庞大的家庭主义而不是个人主义的非正规领域。同时,在非正规—家庭主义和正规—个人主义之间,还存有一个巨大的两者拉锯的中间领域。家庭单位的经济行为所展示的是与一般经济学的前提信念很不一样的逻辑。它对待劳动力的态度既有别于资本主义制度下的公司,又不同于个体的工人。它的劳动力组成结构也迥然不同,对待投资、子女教育和婚姻也很不一样。中国的现代性在社会、经济和法律层面上与现代西方存在的种种差异,意味着亟需建立另一种社会科学;同时,也为中国现代文化之不同于西方的主张提出社会经济依据。
  • China’s New Age Small Farms and Their Vertical Integration: Agribusiness or Co-pos?

    黄宗智 2011年05月11日
  • The Theoretical and Practical Implications of China’s Development Experience: The Role of Informal Economic Practices

    黄宗智 2011年05月11日
  • 中西法律如何融合?道德、权利与实用

    黄宗智 2011年06月14日
  • 中国的隐性农业革命

    黄宗智 2011年01月04日
    中国农业在改革以来所经历的变化堪称一场隐性农业革命。今天回顾起来,其主要动力其实来自农业外,不是传统的农业现代化中的科学选种与化肥,更不是机械化,而是非农部门的发展以及收入上升而导致的人民食品需求转型,特别是畜-禽-鱼和菜-果消费的大规模上升,由此导致农业结构的基本转化。它是个由消费变化所导致的农业革命。正因为如此,它更多地体现于产值上的变化,而不是传统模式中的那种产量上的变化。为此,也比较容易被人们忽视。
  • 中国新时代的小农场及其纵向一体化——龙头企业还是合作组织?

    黄宗智 2011年01月04日
    中国农业的未来不在于大规模机械化的农场,而是在于资本-劳动双密集化的小规模畜-禽-鱼饲养和菜-果种植家庭农场。中国的食品消费正从原来的8:1:1型,即八成粮食、一成肉食、一成蔬菜向4:3:3型转化。它促进了农业结构的相应转型。小规模家庭农场其实比大农场更适合中国的新时代农业,包括绿色农业,因为它需要的是频繁的、多种小量的手工劳动,不允许简单的规模经济效益,更多依赖的是范围经济效益。同时,它也更适合于中国高人口压力的实际。
    但小农场仍然需要从生产到加工到销售的纵向一体化,虽然并不附带耕作上的横向一体化。合作组织正是在如此的背景下,为了把小农场与规模加工和销售整合起来而自发性地兴起的。但是近年来中国政府一直在积极扶持资本主义型的龙头企业,把它们认作纵向一体化的第一选择。今天,中国农业正面临一个十字路口,其将来的纵向一体化将以什么样的组织模式为主尚是个未知数。
  • 中国发展经验的理论与实用含义:非正规经济实践

    黄宗智 2011年05月11日
    [内容提要]对中国经济改革的理解主要来自“新制度经济学”,特别强调市场化的私有公司以及相关法律所起的作用;Andrew Walder和钱颖一等则指出,地方政府,尤其是其乡村企业,扮演了关键的角色。但两种分析都不能解释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的经验:发展的主要动力变为地方政府在“招商引资”的竞争下为外来企业所提供的大力支持。它们普遍用低于其成本的土地和配套基础设施,另加各种显性和隐性补贴以及税收优惠,并允许绕过国家劳动和环保法律来招引外来投资。正是它们的这种非正规实践以及伴之而兴起的庞大的非正规经济,而不仅是外来企业,才是中国惊人的GDP增长的主要动力,同时也是其日益加剧的社会与环境危机的来源。本文的分析来自历史+理论的视角,所指向的是对中国改革经验的新的理解和实用措施。
  • 《中国的隐性农业革命》导论

    黄宗智 2010年10月20日
  • 中国法律制度的经济史、社会史、文化史研究

    黄宗智 2010年08月09日
  • 《过去和现在:中国民事法律实践的探索》序及导论

    黄宗智 2010年10月20日
  • 跨越左右分歧:从实践历史来探寻改革

    黄宗智 2009年12月22日
  • 《宪政、改革与中国国家体制:中西方学者对话(三)》:导论

    黄宗智 2010年01月21日
  • 法史与立法:从中国的离婚法谈起

    黄宗智 2009年12月07日
    2009年12月2日人民大学讲座讲稿
  • 中国的新时代小农场及其纵向一体化:龙头企业还是合作组织?

    黄宗智 2009年11月09日
    中国农业和农民往哪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