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About Us | 网站导航
  • 《中国新时代的小农经济》导言

    黄宗智 2012年03月29日
    为《开放时代》2012年3月“中国新时代的小农经济”专题讨论撰写的导言
  • 中国过去和现在的基本经济单位:家庭还是个人?

    黄宗智 2012年03月29日
    在中国经济史上,最基本的经济单位一直都是农户家庭,而不是
    个体化的雇工;一定程度上,今天依然如此。回顾明清以来的中国经济
    史,家庭作为一个基本生产单位,其实一直在和依靠个体化雇工的规模
    化生产进行顽强竞争。中国经验不同于英国和西欧,也异于印度和“东
    亚模式”。无论是新古典经济学和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还是“东亚模
    式”理论,都没有直面中国家庭经济顽强持续的基本现实。认识到家庭
    单位在中国经济和社会中所占的特殊地位,才有可能想象一个与现代西
    方不同的中国的过去和未来。
  • 小农户与大商业资本的不平等交易:中国现代农业的特色

    黄宗智 2012年03月29日
    在日益全面、深入的市场化大趋势下,越来越多的中国小农最关心的是其与商业资本在流通领域所发生的“流通关系”。其中的问题既不能用马克思主义的生产关系理论来理解,也不能用新制度经济学的契约和交易成本理论来理解。它的关键是不平等的交易,由此导致一系列既非资本主义经济的、也非前资本主义经济的现象。媒体一般把掌控商业资本的“中间商”描述为广泛对农户进行“盘剥”和对市场价格进行“炒作”的主体。本文问的是:实际情况如何?应该怎样从经济学理论来理解?这是个初步的探索,试图在基本的事实基础上,建立符合中国实际的概念。
  • 没有无产化的资本化:中国的农业发展

    黄宗智 高原、彭玉生 2012年03月21日
    马克思主义理论以及古典、新古典自由主义理论均认为,伴随着资本主义农业的兴起,农业无
    产阶级会快速扩展。这是18世纪英格兰的经验,也是当代印度所走的道路。本文的第一个问题是:在目
    前中国,农业雇工的规模有多大?接下来第二个问题是:我们应该怎样理解和解释这种规模?答案出乎
    我们的预期,农业雇佣工人(长工)仅占中国农业全部劳动投入的3%(短工占0.4%),这与印度的45%形成
    鲜明的对比;而与此同时,在过去的20年里,中国农业发生了实质性的资本化(单位土地的资本投入不断
    增加)。我们将这种现象称为“没有无产化的资本化”。这是近年来中国农业发展的最重要特征。
  • 我们要做什么样的学术?国内十年教学回顾

    黄宗智 2012年01月21日
    本文是作者对自己在国内十年教学与写作的回顾与反思。首先是对当前影响最大的两大理论传统——新自由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以及两大次要理论传统——马克思主义和实体主义的简单讨论。重点不在学术史研究而在学术实用,从如此角度来点评四大理论传统。然后,回答文章的中心问题:在这样的环境中,我们要怎样对待理论,做什么样的学术研究?文章主要从自己的学术实践经验和总结来提出意见。
  • 对塞勒尼点评的简短点评

    黄宗智 2011年10月17日
    塞勒尼(Ivan Szelenyi)认为,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和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之间,没有第三道路的另类可能;这是他根据自己1980年代以来,探索诸种第三道路的经验而得出的结论。本文是对他的两个主要论点的简短点评:一是"房地产泡沫"以及重庆"第三财政"之不可持续,二是鉴于第三道路在东欧和俄国的失败,第三道路的尝试在重庆和中国亦将同样失败。
  • 重庆:"第三只手"推动的公平发展?

    黄宗智 2011年10月14日
    重庆的第三只手的运作的背后是有竞争机制和动力的。其兴起本身源自市场的第一只手和国家的第二只手的运作中的不足;它既挑战又借助其它两只手。在三只手并存的现实下,第三只手是要和第一、二只手竞争(以及配合)的。
  • 重庆:“第三只手”推动的公平发展?

    黄宗智 2011年09月13日
    重庆的经验提出,科尔奈关于计划经济“短缺”弱点的分析无疑是正确的,但是,科尔奈认为唯有私有产权下的公司才可能利用市场信号,则是错误的。重庆依赖的是国有的企业公司,以及它们的市场收益和增值,来为社会公平和基础设施建设提供必要的财政。这个“第三只手”不同于亚当·斯密的“看不见的”第一只手,它不是一个在理性经济人追求自己利益之上,被想象为促使市场经济自律以及最优化的那只手;它也不同于国家为了完善如此的市场经济,而做出各种干预的第二只手。它的经济主体是国有而不是私有企业,但是,它也不同于其前的国有企业,因为它的目的不在企业的利润,而在社会公平和公共利益。它既挑战又借助于其他企业。它虽然是国有企业,但在当前的中国政治经济体系以及全球化经济的大环境下,它的行为并不像一个垄断企业,因为它必须和其它两只手竞争,并且不仅和国内其它地方,也要和国外其它国家和经济体竞争。唯有在那样的竞争下成功地推进经济发展,它才有可能成为中国全国性的模式。也唯有那样,才有可能在资本主义占据绝对优势的全球经济现实下,把公平发展建立为一个实在的选择。由于重庆“试验”的实例,这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抽象的理论或意识形态问题,而是一个可供观察和正在演变中的现实。
  • 中国发展经验的理论与实用含义:非正规经济实践

    黄宗智 2011年05月11日
    [内容提要]对中国经济改革的理解主要来自“新制度经济学”,特别强调市场化的私有公司以及相关法律所起的作用;Andrew Walder和钱颖一等则指出,地方政府,尤其是其乡村企业,扮演了关键的角色。但两种分析都不能解释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的经验:发展的主要动力变为地方政府在“招商引资”的竞争下为外来企业所提供的大力支持。它们普遍用低于其成本的土地和配套基础设施,另加各种显性和隐性补贴以及税收优惠,并允许绕过国家劳动和环保法律来招引外来投资。正是它们的这种非正规实践以及伴之而兴起的庞大的非正规经济,而不仅是外来企业,才是中国惊人的GDP增长的主要动力,同时也是其日益加剧的社会与环境危机的来源。本文的分析来自历史+理论的视角,所指向的是对中国改革经验的新的理解和实用措施。
  • 《中国的隐性农业革命》导论

    黄宗智 2010年10月20日
  • 《过去和现在:中国民事法律实践的探索》序及导论

    黄宗智 2010年10月20日
  • 跨越左右分歧:从实践历史来探寻改革

    黄宗智 2009年12月22日
  • 《宪政、改革与中国国家体制:中西方学者对话(三)》:导论

    黄宗智 2010年01月21日
  • 法史与立法:从中国的离婚法谈起

    黄宗智 2009年12月07日
    2009年12月2日人民大学讲座讲稿
  • 中国的新时代小农场及其纵向一体化:龙头企业还是合作组织?

    黄宗智 2009年11月09日
    中国农业和农民往哪里去?